<address id="ffldn"></address>

          <form id="ffldn"></form>

          <form id="ffldn"></form>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寧波擬申報國家級保險創新試驗區 保監會已初步認同
              (2015-10-20)
                寧波擬申報國家級保險創新試驗區,計劃年內形成方案上報國務院,寧波市政府副秘書長、寧波金融辦主任姚蓓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目前,保監會和浙江省都已經初步認同了寧波的申報意向。
                 這座地處東南沿海的歷史文化名城,是長三角南翼的經濟中心和浙江三大經濟中心之一。得天獨厚擁有的港口,令它形成了中國一個外向型、港口經濟城市,而保險業在這座城里,正起著基礎性和引領作用。
                 姚蓓軍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寧波要真正把保險融入到社會公共治理中,成為新經濟常態下經濟發展的推動器,是一個非常好的手段和渠道。
                 對于寧波這樣外貿和制造業為主的經濟體而言,近年來面臨的轉型升級壓力很大,寧波市的金融業對實體經濟如何起到提振作用是政府部門面臨的首要難題。
                 姚蓓軍認為,金融中保險跟政府工作最貼近,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保險是非常重要的抓手和渠道。寧波市委、市政府、保監局、各縣區等各級部門達成的共識是,在工作中找到保險這個工具來解決問題,推出了一項又一項創新。
                 現在,為什么要申報國家保險創新試驗區?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經濟轉型過程中涌現的問題越來越多,寧波的很多創新想法還有賴于各大保險公司總部的支持,需要保監會甚至更高層面進一步協調。
                 在寧波的保險公司大多都是分支機構,要有創新都需要總部審批,而現在,很多創新就通不過。姚蓓軍表示,未來如果成立了國家級的試驗區,上升到國家層面的戰略,推動起來會更順暢。
                 寧波在申報國家級保險創新試驗區方面有獨特的優勢,寧波地處東部沿海地區,民營經濟較發達,寧波有實力有財政支持,同時,寧波作為計劃單列市也有地方立法權的優勢。食品安全責任保險寧波方面也在推動,希望有立法的突破。
                 此外,寧波還是全國首個“會省市共建”的保險創新綜合示范區。獲批示范區一年多以來,寧波成為全國保險資源“集聚區”和保險創新聚焦點。先后推出巨災保險、食品安全責任保險、小貸保證保險等一系列政府和險企聯動的創新保險產品,設立首家農村保險互助社創新保險組織形式。

                 危機破局的保險路徑

                 寧波的創新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都是為了解決政府工作中遇到的現實難點和痛點。
                 比如寧波在國內首創的小額貸款保證保險(即“金貝殼”保險),就是由當地金融辦會同監管部門推出。
                 背景就是2008年受到金融危機沖擊。
                 寧波作為外貿大市,一大特點是出口小微企業占80%,這些出口小微企業特別受到影響,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成為當時最為迫切需要解決的痛點,小貸險也因此應運而生。
                 小貸險從2009年至今在寧波試點7年來,截至目前,已累計支持6000家小微企業和農戶獲得貸款104億元。2015年寧波市財政系統出資3500萬元資金,對銀行、保險機構開展小貸險的風險給予補償。
                 小貸險業務開辦初期客戶主要由銀行端發起,從2012年開始保險公司也主動發起客戶,主要有兩種模式。
                 一是銀行方發起業務的模式:銀行先對借款人材料初步審核,將符合條件的交由金貝殼運營管理中心核保,核保通過的客戶交由銀行辦理貸款手續,銀保雙方和借款人分別簽訂貸款和保證保險協議,借款人向保險方支付保險費,銀行向借款人發放貸款。
                 二是保險方發起的模式:前端的客戶受理、評級準入、盡職調查、提交審核、審核審批、承保意向書出具由保險機構先行完成,然后將整套資料通過業務系統提交給貸款合作銀行,銀行根據承保資料,進入獨立的簡易放款業務操作流程,保險端提交業務通過率在90%以上。
                 據人保財險寧波市分公司副總經理嚴巍的介紹,小貸險試點7年以來,不良率為3%左右,定價費率3%左右,加上財政補貼,基本達到盈虧平衡。
                 而從政府財政來講,3500萬財政資金的投入則撬動了100億的小微企業貸款支持,財政杠桿擴大了將近300倍。
                 難題的破解需要政府和市場兩種機制結合,單純依靠商業保險或者純粹依靠政府,都是不行的。姚蓓軍認為兩者結合才是最有效率的解決之道,“政府要干事情,要學會借助市場的手!
                 舉例來說,小貸險如果單靠政府推動,商業保險公司沒有積極性,做不下去。而寧波的保險行業積極性為什么這么高?目前在寧波的保險公司申報的保險創新項目已達110余項,這不僅因為有政府補貼,更因為政府補貼他們開拓新領域的業務,還有錢可賺。
                 小貸險不良的70%由保險公司來承擔,同時政府每年給予財政補貼。同時,保險公司有了新增加的客戶和業務,還是有微利。但現在是經濟最困難的時候,等經濟發展好了,這塊新的市場將會帶來更可觀的利潤。

                 巨災保險的寧波解法
               
                “海定則波寧”是寧波市名之蘊意。1594公里長的海岸線為寧波經濟帶來了無窮的活力,也讓其經常遭受臺風等自然災害的侵襲。
                 每年7-10月的臺風是寧波每年一遭的主要災害性天氣。正因如此,巨災保險在寧波從醞釀到落地不足一年時間。2014年11月,寧波巨災保險試點工作正式實施,成為全國第三個巨災保險試點地區,也是第一個保險責任涵蓋人身傷亡與家庭財產損失的巨災保險方案。2015年8月巨災保險正式實施。
                 寧波的巨災保險制度,既參考國外成熟巨災保險制度和國內試點城市的做法,又結合寧波實際及近年來大災理賠經驗,在多個領域進行了創新和突破,著力解決政府最關注、百姓最關心的問題。
                 在2015年巨災保險正式實施的8月,就碰到燦鴻臺風。報案戶達6.7萬,保險公司派出了700個理賠服務人員,加上3400多個基層協管員,完成勘察,理賠的定損在一周之內全部完成。
                 這讓寧波市民切身體會到了保險在災害救助體系中的巨大作用。同時也堅持了政府在災害救助中的主導作用,又發揮保險在創新社會治理方式、完善災害救助體系中的作用。
                 短短一個星期,保險公司就完成了6.2萬戶受災居民的損失查勘工作,并完成了近5萬戶的定損工作,累計定損2812萬元,災害救助效率得到顯著提升,居民損失得到了補償,而且促進了政府、市場與社會組織共同參與公共救助體系的建立。
                 下一步,寧波還將擴大巨災保險的覆蓋面,探索將;饭舶踩熑坞U、農業保險等也逐步納入巨災保險的保障范圍。
                 此后的10月寧波又遭遇了臺風“杜鵑”,兩次累計保險公司賠付了近8000萬元。而政府購買巨災險保費的資金僅3800萬元,杠桿接近三倍。   姚蓓軍表示,巨災保險對自然災害的救助更加高效、精準、公平、透明,這是以傳統政府為主的單一救助體系難以實現的。

                 反哺實體經濟:催生區域金融生機
                 險資也在反哺助推實體經濟。
                 保險創新綜合示范區獲批以來,近百億“險資入甬”,改善了寧波的社會與項目融資結構,為基礎設施建設開辟新的直接融資路徑。
                 區域存貸比的高低與當地經濟環境、金融生態密不可分。姚蓓軍表示,寧波市銀行業的存貸比超過100%,經常是103%-104%的之間。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寧波地區的資金流入比較大。
                 “存貸比倒掛說明資金需求旺盛,經濟發展有活力。寧波金融機構效益非常好,以前新開業的銀行分支機構當年都能盈利,包括外資銀行,金融生態曾被評為全國第一,不良率一直保持在1%以下,即使在目前經濟最困難的時期,寧波市銀行業的平均不良率也只有2%左右! 姚蓓軍說。
                 寧波市銀行業的存貸比自從2011年首次超過100%,遠超全省和全國平均水平。
                 存貸比的高企,從銀行盈利的角度來講,意味著銀行盈利變好;對地方金融而言,又說明了寧波市資金利用率高,金融生態環境的良好。
                 談及存貸比倒掛的原因,姚蓓軍表示,寧波民營經濟較發達,企業效益好,銀行信貸自然相對較傾斜,就此形成了一個資金洼地,尤其是大型銀行在信貸上的慷慨解囊,存貸比就很容易上去。
                 截止到今年七月末,寧波全市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總額達到2.4萬億,本外幣存款余額分別為1.53萬億、1.54萬億。
                 浙江地區發達程度不同,寧波地區是最先對經濟放緩有反應出來的區域之一。姚蓓軍說,“我們很早就感受到寒流,相信也將是最早看到轉機的區域!
                 寧波市副市長王仁洲此前也曾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政府要借助保險的力量,參與經濟、社會事務管理。舉例來說,出口信用險一定程度上起到穩定出口的作用,舉一反三,外貿、進口等的相關險種都可以研究。
                 外貿在寧波全市經濟發展中的地位舉足輕重。寧波大力發展出口信用保險,為企業對外貿易和“走出去”提供投資、運營、勞動用工等方面的一攬子服務,防范企業“走出去”中的經濟風險。
                 一個數據可以證明,今年1-7月,出口信用保險支持寧波市出口貿易超過73億美元,支持貿易融資超過30億元。出口信用保險滲透率達36%,這個數字不僅高于浙江省的平均水平,也高于全國的平均水平。
              理财app排行榜前十名